2010年6月27日 星期日

非常態

之一: 香港, 晨運徑上, 樹蔭下, 多數行人沒有打傘, 間中有一兩位中年女士由始至終打著傘行. 如果未聽過樹枝墜下打傷人, 或遇過鳥糞飛墜落在頭髮上, 也許不明白這樣非常態的打傘, 會有這些趨吉避凶的作用. 我也領略過鳥糞, 不過還是懶帶傘.
如果有行人在旺市非常態打傘而行, 不用猜了, 那不外乎是為通渠水或破招牌下墜而作準備.

之二: 香港, 早上七時四十分左右, 氣溫攝氏28度, 相對濕度90度, 在幾間中學校附近, 有20%以上的男女學生穿著羊毛背心或羊毛長袖外套. 前年夏天有30%如是, 去年也如是, 今年也如是. 學校的空調一定很冷, 可能這些學生乘坐的空調車也很冷, 可能他們家裡的空調也很冷, 他們的毛孔正在封閉. 不然, 在正常情況下, 怎會有青少年在又濕又熱的街上穿羊毛衣行走呢! 路過的晨運伯伯的T恤已給汗水濕了一片, 多麼強烈的對比啊! 環保監察團體也許要去調查一下.

之三: 大陸, 在五月份有一些非常態維權事件發生, 請願的人到政府辨公地點跪下, 有長達三小時以上的. 前有自焚, 近有下跪, 好像要自虐才能引人重視. 唉, 上訪維權已經是不合現代行政方式, 還要下跪, "人民共和國"意義何在? 可能人民早已看穿了, 生活的不再是社會主義的人民共和國, 而是推特觀光團所說的天朝腳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