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29日 星期一

李小龍與亞運金牌得主

亞運/奧運金牌得主有接受政府資助受訓練. 李小龍有沒有接受過政府資助?
中國人都喜歡他們, 認為他們為中國人增光. 我雖然也是中國人, 但不想沾光. 畢竟這是經他們的努力取得的光榮. 就算我納的稅有丁點兒化在運動員身上, 也與我沒有多大關係. 我不會去他們的比賽追捧, 除非他們是我的親友才會去現場鼓勵.

當年李麗珊代表香港取得第一面奧運金牌, 我也為她高與, 却沒有像其他香港人那麼興奮. 她有好的運動成績不等於我也有, 也不等於香港人都有, 為甚麼興奮? 李小龍與亞運金牌得主只是幾百萬人中的少數. 大多數人沒有在運動上付出那麼努力, 却彷彿是自己得了金牌那麼興奮.

香港會不會申辦亞運, 有沒有金牌得主, 我還是一樣為自己的健康而運動.

2010年11月27日 星期六

Gabriel Fauré Berceuse op. 16

王健大提琴演奏這曲比小提琴悅耳
Jian Wang plays Faure Berceuse
http://www.youtube.com/watch?v=pw_0uQhpjjE

Fauré Berceuse for violin and piano
http://www.youtube.com/watch?v=ITQVKy4R2eo

Berceuse Op.16 for flute - Faure
http://www.youtube.com/watch?v=w_EAnbInlDg

2010年11月22日 星期一

中國辯護律師被軟禁

香港全國政協委員劉夢熊對趙連海案件的譴責, 似乎只針對地方法院. 對辯護律師被軟禁,監視, 這些用強權壓制以法律程序伸張公義的行為却未關注. 是怕觸公安部和它背後的權力核心嗎?
公安在譚作人案件阻止證人出庭作證, 不少敏感人士被國保失蹤, 監視, 已不鮮見. 難道只是司法腐敗問題嗎?

2010年11月19日 星期五

關心同胞

有香港人大代表為趙連海求情. 他們有些初時表示不了解詳情. 實際可能有些連趙連海是誰也不知道, 後來才惡補. 香港人有多少個知道還有不少大陸同胞在枉法強權下維權被壓迫? 甚麼是上訪, 截訪, 黑監獄, 勞教, 國保, 他們都不知, 只知道深圳那裏有吃喝玩樂的好去處, 和有災難時捐錢. 有些人寧可化時間追明星的無聊新聞, 也不去關心十多億同胞的較真實的生活. 這和大眾媒體走的商業路線有和香港的緊張生活有關. 從小把他們吸引到偶像的雞毛蒜皮事情上, 有空就找娛樂, 不主動去關心其他人.

2010年11月15日 星期一

Music journey of

Helene Grimaud, Vladimir Jurowski - 2009 - Ravel concerto in G Major - Adagio Assai

2010年11月14日 星期日

過度樂觀--昂山素姬...

有些中國民運人士知道昂山素姬被釋放後, 表示高興, 並以為中共也會逐漸對大陸的異見者開放.

這是過度樂觀的想法. 昂山素姬只不過是長期軟禁後到期滿, 再無理由去延長才釋放她. 而且她有大批民眾支持. 而在大陸異見者仍然是被民眾認為是擾亂份子, 會把中國攪亂, 像蘇聯解體. 異見者得不到大多數人支持或同情, 甚至不去了解他們, 就直接指責他們是賣國贼. 這樣的民智, 可能中共一黨專政會持續到下個世紀.

不少中國人追求的是安穩的生活, 不是自由, 更不是民主. 可以投票選舉的話, 他們還是會選一個曾經令他們生活安穩的黨.

趙連海判刑與法治觀念

頭條日報頭條網- 梁振英:趙連海量刑須檢討
葉國謙同情趙連海﹕判刑太重_大陸頻道_新浪網-北美

以上說法好像等於說趙連海有罪, 只是判刑太重. 但他們是否知道趙連海和譚作人一樣, 兩人的辯護律師提出證人上庭作證全被法庭拒絕. 要檢討的該是司法制度是否公平, 不是一兩件案件的公平與否. 趙連海是否好父親, 是否受害者家長, 是否正義之士與案情無關. 他有沒有犯過判決書上的罪名, 或是法官有沒有濫用中國刑法293條,「尋釁滋事」起訴才是重要. 就算趙連海曾犯過大罪也不應影響到法院在此案的判斷.

幾年前一位大陸教授說, 大意是:現階段不是讓司法獨立的時候, 因為貪污腐化嚴重, 如果法官不受管就更腐敗. 大陸媒體受中宣部監控, 已經少了民間監督渠道, 難道真要等多些冤案出現, 人民忍無可忍, 爆發暴亂才重視這問題?

2010年11月12日 星期五

广西6岁艾滋孤儿一个人的生活


http://news.163.com/10/1111/11/6L73LHP400014AEE.html
"据知情者透露,9月份开学后,阿龙的奶奶曾想送阿龙来读一年级,有家长得知后,联名上书表示抗议,校方迫于压力没有答应让阿龙入学。"

學校不收, 親叔叔不收, 一個六歲兒童自己生活, 由八十多歲的奶奶和其他人探訪.

這樣的學校家長和親人最需要教育.

不少民工沒有安全性行為意識, 還有賣血問題, 像阿龍一樣的艾滋孤兒可能將來仍會發生.

2010年11月8日 星期一

維穩

藝術家艾未未遭北京警方「監視居住」才兩天, 不少媒體有報導. 但是還有不少沒他那般知名的人在大陸給當局限制自由沒有報導. 連出門吃飯也給拉去問話, 或是整天被國保跟蹤, 甚至被強迫去旅遊(即由幾個國保押去異地旅館同住幾天以避開所謂敏感時期).

這種方式去維穩既不合法, 也化不少公費. 製造更多珍惜自由的年輕人成為草泥馬.

“天價維穩”的無底洞有多深?
http://big5.xinhuanet.com/gate/big5/news.xinhuanet.com/observation/2010-06/09/c_13341139.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