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27日 星期三

罰款才1750元

前屋宇署長廁所漏水判罰款1750元。聯辦處證實蔡的單位工人廁所地台漏水,蔡只維修該廁所的洗手盆,沒有維修地台.

罰款太輕, 難怪此新聞在兩電視台晚間新聞都排頭位. 而蔡的態度有人說是專業傲慢, 我說簡直是偏執狂, 與專業無關. 我曾接觸過這樣的人, 自以為自己的用的程序正確, 有錯不關他事. 老是向你解釋程序每一步都沒錯, 就不肯化點時間做實事解決問題.

2011年4月23日 星期六

傳遞訊息

在公眾地方塗鴉有可能被檢控. 如果塗鴉人士明知這風險仍然為了公義而去做, 他們的勇氣是值得尊敬的. 問題是他們要傳遞的訊息會否有效地廣傳.

以"誰怕艾未未", "釋放艾未未" 為口號, 受眾的注意力老是停留在艾未未這個人身上, 而忽略了法律方面. 他的幾個員工, 一個義工被失蹤. 早前一些維權人士、律師也被失蹤, 家屬沒得到有關通知. 這些沒法律程序的行為, 令人恐懼. 濫用公權, 誰來阻止?

用"懸賞被失蹤人士"的口號可能較易讓受眾去了解這濫用公權恐懼行為的擴散程度.

2011年4月22日 星期五

食菜靠幸運--激素黃瓜

最近吃過其貎不算很新鮮的青瓜(黃瓜), 味道却非常清甜. 上星期買的青瓜, 屬肥大型的, 沒有明顯的剌, 味道像加了少少臭粉, 咬了两口馬上扔掉. 今天買的外表很新鮮, 還有明顯的凸剌和小黃花. 怎知味道怪怪的, 又要扔掉. 昨天買的菜心有八成的莖都有異味, 只能吃菜葉部份. 上個月吃的一個椰菜味道也不像以前的自然.

剛才在網上查了一些資料---"為了保證新鮮,菜農經常在黃瓜採摘前,噴洒一種激素。這種激素可以使黃瓜末端長出黃花,使黃瓜看起來更加新鮮。這種激素本來是可以使黃瓜的花期延長,促進果實生長的,但卻被一些菜農"靈活運用’。”http://www.mala.cn/thread-2491491-1-1.html

幸好前两天吃了幾餐的芥蘭, 都只有它的帶辛甘味, 就算有少少異味都被蓋過了. 也幸好最近吃的两個昆明西生菜都沒有異味. 食菜要靠幸運?

新聞: 億噸大白菜爛在倉庫惡炒者自食其果
在過冬大白菜剛播下種子不久,炒作策劃者就開始對山東、河南以及東北地區炒作大白菜的行動進行調研。隨後,炒作行動全面展開,一方面類期貨的大白菜倉單很快鋪開,另一方面積極地預訂佔領各地的冷庫。炒家認為,炒作大白菜最大的成本不是白菜本身,而是儲藏和運輸的成本。

唉, 大陸同胞連吃便宜新鮮的大白菜也不容易啊!

2011年4月19日 星期二

不能靠艾未未



老是集中焦點呼籲釋放艾未未不能解決大陸"被失蹤"人士的問題.
他的人格如何, 藝術作品是否垃圾都與被強逼失蹤無關. 依法調查不等於把嫌疑犯關幾十天, 不給他的家人律師知道. 濫用公權, 沒法律程序, 還是泱泱大國嗎?

滕彪、江天勇、唐吉田、劉士輝、唐荊陵、李天天...等人二三月已失蹤.

我不明白那些人大政協可以(或有沒有)為被失蹤者家人做了什么. 如此妄顧法律. 如果他們幚不了, 那么給壓力聯合國 UN Working Group on Enforced or Involuntary Disappearances 去解決如何?

2011年4月17日 星期日

又去南極?

星期日下午三時許有微雨, 所以樓上沒有晾那些帶著洗衣液經太陽猛晒下非常剌鼻的衣物. 沒有氣味騷擾.
附近建築工人休息, 街上車不多, 只有家中電風扇馬逹聲. 很難得的安靜. 不過一小時後, 雷聲雨聲齊至. 雖然雨打在冷氣機上, 還不算是吵耳. 這部冷氣機每年用不多過200小時, 好像有點浪費, 不過已經裝了廿年還能正常運作, 也算值得.

新聞:四青年自籌旅費考察南極加深認識環保
二月有香港學生去南極, 三月又有青年去. 我認為一般人不須往南極考察. 越少人到南極, 它的生態環境才越不受干擾. 船和飛機散發的熱令南極的雪融得更快. 去過南極的人好像見識多了, 以後說出這非一般的經驗可以讓人另眼相看, 所以他們盡力爭取去?

2011年4月16日 星期六

被失蹤

"被失蹤"花樣多多. 不一定是安元鼎公司安排那種級別. 如果維權人士在上海, 可以是在海灘邊一個橘子園内的小農莊裏.


http://fengzhenghu.wordpress.com/2011/03/30/ 冯正虎如何应对强迫失踪及非法拘禁
"劉:您被帶到一個甚麼樣的地方?

馮:我被非法拘禁的“黑監獄”,位於上海市崇明縣長興島東部海灘邊,在一個橘子園内的一家無人知曉的小農莊(長興鹿鳴農莊,地址:上海市崇明縣長興鎮豐村永豐果園 電話:021-33801779),離上海市區很遙遠。這個偏僻的農莊周圍沒有公交路線,晚上漆黑一片,除了周末有一些關係客人來聚餐,平時只有我們這些特殊客人。

我與五角場派出所警察陶衛國、江浦派出所的社保人員老常及三位由國保警察雇傭的保安人員(退役軍人)同住一間單獨大套間。上海市楊浦區公安局國保處警察沈國良、五角場派出所警察陸巍峰居住另一間客房。沒有執法憑證的三名警察與沒有執法資格的四名保安人員在一個非法的關押場所拘禁一個合法公民。房間的窗戶外加一層鐵柵,門也是兩道的,囚犯插翅難逃。沒有電話,又在看守們寸步不離的監控下,受害者要向警方110、督察隊或檢察院報案求救是絕對不可能的。....."

北京維權律師江天勇的妻子金變玲4月12日在江天勇失蹤第51天致函北京市公安局,要求警方對家屬依法履行責任,告知江天勇被帶走的原因,目前被關押的地點和狀況,以便家屬聘請辯護律師,告知是否對江天勇採取了強制措施,採取了何種強制措施,並按照法律規定向家屬出具法律手續。

法律維權人士騰彪等人先後被警方帶走,至今下落不明。

根據國際法,強制失蹤是一種罪行。即使短期秘密羈押都構成強制失蹤。

2011年4月13日 星期三

联合国强制失踪或非自愿失踪工作小组

最近數天艾未未的新聞不停在電台電視播出, 而在二月三月已經失踨的維權人士好像沒有人關注. 江天勇 滕彪 李天天 唐吉田 劉士輝....等人. 以下4月8日新聞也不覺香港有報導. 奇怪的是以上人士的親屬有何反應傳媒也沒有報導.

联合国强制失踪或非自愿失踪工作小组
据法新社消息,這個小組發表聲明表示「非常擔心最近一波強制失蹤」。小組的5位專家說:「根據國際法,強制失蹤是一種罪行。即使短期秘密羈押都構成強制失蹤。」他們說,強制失蹤永遠都不能原諒,「特別是這些人只是平和地表達與祖國政府不同的意見」。

Wave of enforced disappearances in China sparks concern from UN rights experts
http://www.un.org/apps/news/story.asp?NewsID=38058&Cr=china&Cr1=

2011年4月12日 星期二

違法服裝

法國昨天成為全歐洲第一個實際禁止女性在公共場合穿戴全罩式伊斯蘭面紗、罩袍(niqab, burqab)的國家. 法國總統薩科奇推動禁令時稱,面紗不是宗教的象徵,而是「奴役的象徵,將不受法國歡迎」。支持的保守派議員也說,對於法國文化而言,全罩式伊斯蘭面紗、罩袍是一種「驚嚇」,「臉是一個人的尊嚴」。穆斯林痛批這項新法侵犯宗教自由。

不知這法案細節怎樣寫, 為什麼不乾脆禁止所有人穿蒙面的服裝(除了口罩和頭盔這些保護身體的工具)? 這樣才不會針對個別宗教嘛. 上戴嚇人面具下穿黑長袍出街, 像威尼斯節日的裝扮又會否違法? 在街上遇到這類密閉服人和裸體人一樣令人懷疑是否精神有問題, 也會是一種「驚嚇」. 當然還是怕恐怖份子多於精神病患者, 但是恐怖份子須要用伊斯蘭面紗掩飾嗎? 入鄉隨俗, 非穆斯林在穆斯林國家既然要遵守某些習俗, 那麼要求穆斯林在非穆斯林國家也要遵守某些習俗又有可不可? 穆斯人男人強逼女人蒙面該來個了斷.

2011年4月7日 星期四

依法調查

辦奧運、世博時候就死要面子. 捉維權、異見人仕時就不要面子. 關你幾十日可以不讓家屬知道罪名、關在那裡. 政府不理法規, 等同流氓式綁架. 維權律師們被拉去幾十日沒下文. 還好有趙連海發聲. 艾未未會是最後一個嗎?

2011年4月4日 星期一

藥家鑫殺人案與音樂教育

西安一音樂學院大三學生去年10月20日晚, 駕汽車把一名騎單車的女子撞倒, 發現被撞者在記自己的車牌號碼,就萌生了殺人動機, 將其連捅8刀後致死.

這件案令我吃驚, 交通事故演變成故意殺人案, 是因為這學生沒有承擔自己過失的勇氣, 逃避責任, 不惜一切消滅自己犯錯的罪證. 也沒有同理心去感應那女子需要就醫, 只顧自己. 經常重覆練習鋼琴的手成為重覆揮刀殺人的手. 還有, 他的師妹在網上表示她若遇到同一情境也會捅被撞者. 可怕的學生.

學音樂不能令沒有同理心的人變得有同理心. 音樂能陶冶性情, 恐怕只限於平常生活中個人的怡情方式, 一到重要的與別人沖突的關頭, 還要靠道德勇氣支持. 做父母的不能過於嚴格,不允許子女出錯, 也要鼓勵他們從少勇於認錯和改過.

2011年4月2日 星期六

商機沒用

曹仁超文章--"破「八十後」困局"刋於《信報財經月刊》4月號.
「八十後」困局是否走出香港到經濟發展快速的大陸城市就有出路? 我感覺他們之中的一些年輕人關心的不是個人前途, 而是社會公義等議題. 香港有資訊、公開表逹對政府不滿的自由. 除非可以捨棄這些自由, 否則怎會大部份時間在大陸生活. 而且「八十後」也不是人人有商業頭腦, 大陸有無限商機也對他們沒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