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15日 星期日

從郎朗到艾未未

"著名鋼琴家郎朗,獲頒發英國皇家音樂榮譽博士學位........."
我想知道, 究竟有沒有記者問過郎朗他對外國藝術界的人支持艾未未, 讉責中國政府這現象的看法.

音樂表演家從小花長時間練習, 參賽, 成名後有唱片公司為他們安排合約, 東飛西跑去表演, 接受傳媒訪問, 公眾活動等, 忙碌得像出名的娛樂界明星, 少有時間去注意他們圏子以外的不公平事. 演奏古典音樂, 無論是哀傷的,熱情的都需要細緻的感情表達. 用在每個音符上小小力度或長度的差别足以影響全首樂曲的效果. 長期局限於這些很費時間完成的個人活動上. 雖然有教學, 慈善, 藝術合作等交流活動, 但鮮有對社會政府批判性的活動. 歌曲創作或視覺藝術創作還有發展這方面的機會, 演奏古典音樂頂多表達喜怒哀樂, 談不上批判. 我不期望馬友友會支持艾未未, 也不能期望較他年輕的郎朗會認同艾未未. 郎朗得到年輕人的愛戴原因之一是因為他經過努力而獲得世界級的榮譽.

有人說艾未未為了延長他的藝術生命力, 才向政治路線發展, 表達他對中國政府的不滿. 又說他在汶川地震時還繼續優悠地生活, 沒有救災助人的熱情, 他後來同情地震遇難的孩子的表現就不是他原來的性情.

汶川地震後政府表現積極盡責, 社會上各界人士也非常熱情投入災後救援, 但地方政府壓制學生家長和幫助他們尋找「豆腐渣」工程真相的黃琦, 他被幾名身份不明的人強行帶走。6月中黃琦母親收到其以「非法持有國家機密」受到刑事拘留的通知書。

只有少數人不懼壓迫繼續幫助這些家長, 如譚作人和艾曉明等. 艾未未也是其中之一, 他由2008年12月發起公民調查志願者活動,對「五一二四川大地震」遇難學生的具體數據. 不滿政府壓制人民尋求真相的自由, 這活動是尋求真相, 只是公民維權而已, 談不上反黨, 却也被諸多壓制. 在赴譚作人審訊途中被成都公安上酒店打. 任何有點反抗精神的人都會盡力維護自己的權利, 何況是重視自由的藝術創作人. 所以他後來制作的"老媽蹄花"等紀錄片, 就是盡力維護自己的公民權利和影響觀眾去爭取公民權利. 他得到支持者的愛戴, 少不了是因為他是被害者和他的勇氣和反抗精神.

艾未未有否為了延長他的藝術生命力, 才向政治路線發展的動機? 反抗, 公民維權是市場定位的商業行為嗎? 黃琦和譚作人為了這些事要坐五年監, 這類"商業行為"是否值得? 怎能看人的腦袋去檢查他們的動機呢, 倒不如從他們最近做過的事, 去看值不值得支持.


紀錄片"花面巴兒-1"
http://www.youtube.com/watch?v=uC_SlXwGffc
--艾未未工作室制作的关于汶川地震学生死亡,校舍倒塌的公民调查.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