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25日 星期三

釘契沒尖釘

孫明揚承認其寓所有僭建物, 物業于五年前遭「釘契」後無即時處理問題,而當時身為房屋及規劃地政局長,應有更高敏感度,更主動去處理. 又指「釘契」已經是最大懲罰.

「釘契」對他來說顯然是微不足道, 不然怎會五年不理. 老油條不易脆, 何來敏感度呢! 可見此人對法律的觀念是被其個人的感觀判斷(佔地細沒有即時危險)而左右. 違例就要馬上改, 無分大細.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