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30日 星期三

胃氣多

近來再次胃氣多, 可能吃多了瘦肉、芥蘭、肥魚、馬鈴薯、麥包、黑胡椒、洋葱等較難消化的食物. 一天噯氣廿多次. 24小時內吃了600克乳酪, 第二天噯氣十多次. 自製乳酪沒加糖加菓也好味.
年紀大了, 唾液分泌少, 影嚮消化力. 以後吃飯前記得把舌尖貼上顎, 讓唾液分泌多一些才細細嘴嚼食物. 這是個人應對方法. 如果還是無效就吃Enzyplex. 這膠囊有以下東西:
Amylase- to break down carbohydrate into glucosse
Lipasd- to break down fat into glycerol
Protease-to break down proteins into amino acids
Dimethypolyslloxane- to drive the gas away from the stomach
Desxycholic Acid - to break down the fat before being digested by lipase
Viatamin B compex- to help in enhancing digestive process and metabolism

還以為梳打餅干只用梳打發酵. 不是的, 也加了酵母. 要避免胃氣就避吃酵母.

2011年11月22日 星期二

父姦親女, 母刑責

http://news.hkheadline.com/instantnews/news_content/201111/22/20111122a161412.html
"51歲被告早前承認6項強姦,及一項向16歲以下兒童作猥褻行為罪。他自06年起,多次性侵犯3名女兒,其中一次妻子在旁,長女被侵犯時只有12歲,之後一家來港定居,仍然繼續犯案,令長女懷孕。長女去年向社工透露事件,揭發另外兩名女兒亦曾被侵犯,更染上性病。"

獸父姦3親女重囚23年7月. 新聞沒提妻子的刑責問題, 只聽新聞說妻子曾自殺. 即使如此, 她能避免疏忽照顧子女罪嗎? 獸父罪行固然令人髮指, 母親沒有盡力阻止更令人震驚. 日前深圳一名男子知道妻子正在房中被人強姦, 躲起來一個小時後才報警, 他比較起這母親還算有人性.

2011年11月21日 星期一

養老還是養尿片廠商?

上週六到一舊區逛, 二百多米的距離內有2間老人院, 3間賣輪椅或護老用品的店舖. 其中一間賣的gel jelly cushion seat 坐墊幾款都是千多元一張. 最便宜的成人紙尿片五十元10片. 俗語有云顧住收尾個幾年, 點知有70還是90歲命? 突然做劇烈運動會包立刻蒙主寵召免坐輪椅? 難怪昨日有遊行爭取設立全民養老金制度.

2011年11月16日 星期三

擠得入64人?


"中國甘肅幼稚園校車超載與卡車相撞事故 已造成20人死亡

截至目前,事故已造成20人死亡,其中包括18名幼兒以及校車司機及1名教師,另有44人受傷。 中國甘肅省今天上午發生一起疑似超載的幼稚園校車與卡車相撞事故...."

超載至64人? 這輛校車擠得入64人? 家長怎搞的?
這麼小的校車46人也難. 有點似以64炒作的大話.

2011年11月11日 星期五

良心勇士

轉載一篇被網管隱蔽了的文章, 在google的頁庫存檔仍可檢閱.
據說筆者李宇近日被國保傳喚,罪名是煽動非法集會、游行示威,直接帶去派出所。並且把他天涯博客文章《圍觀東師古》打印出來. 早前他和其人去探望陳光誠被打.
http://blog.tianya.cn/blogger/blog_main.asp?BlogID=2335590
------------------------------------------------------------------
围观东师古
作者:simli88 2011-10-09 21:36 星期日 晴
东师古村在双堠镇西北大约6公里,垛庄镇东南4公里处。垛庄镇紧靠G2京沪高速。东边大约10公里有孙祖镇,离省道S229大约5公里。东南边有张庄镇,南靠日东高速,大约10公里。东南偏南有青驼镇,南靠日东高速,大约3公里。省道S229穿镇而过。正南有方城镇,大约30公里,西靠G2京沪高速。西南有薛庄镇,北靠日东高速,大约2公里。东师古村的正北是孟良崮国家森林公园。
  
  东师古守护人员布置情况:
  村口,三十人,三班,共九十人。陈光诚家周边,三十人三班,九十人。
  村周边,六十人三班,共一百八十人。
  这个村后的大公路东西各十公里,布控人员一百人,三班计三百人。
  县城布控人员二百人三班,计六百人。
  
  从10月5日及其更早时间去前线的网友返回的报告可以看出,“法制空白区”仅限于东古师村周边,他们严防死守不准外人进村,采用的手段就是“村民联保,维护治安”,进村的外人一律按“小偷”处理!据说包括离此不远的西师古村的村民都很难进入!
  过去我一直认为这事是一些人的炒作,对一位盲人有必要如此兴师动众吗?但是在委托了当地朋友前去侦察后,证实了这一态势的存在!
  号称“与弱势群体同行”的《64天网》负责人成都的黄琦也是前不久才从监狱出来,就我的判断来说,不论是对当局的威胁程度还是能量,黄琦都远高于陈光诚。但是二者出狱后的待遇就大相径庭了,前不久我们还在成都很多人一起吃了火锅。
  因此,对临沂地方当局对陈的兴师动众还是在不可思议中…..
  就所收集到的资讯来看,自从陈出狱后就没有人见过他和他夫人,只是前不久传出其儿子也被软禁在家不能上学,但是未说明消息来源,大约有四位网友前去为其儿子争取上学权,但被挡回,也未能见到他们的面!
  因此,我只能“大胆的假设,小心的取证”——陈光诚及其家人已经去世!他们严防死守的原因就是要隐瞒这一事实。
  就算这是谣言,也希望临沂地方当局出来辟谣!
  不然我们将“小心取证”一直坚持下去,直到“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关注陈光诚的现实意义就是我们不能就这样容忍一个大活人就这样凭空“消失”!因为如果执政当局能够容忍地方当局如此的胡作非为,那么这样的命运将会随时降临在我们每一个人的头上!关注陈光诚就是关注我们自己!
  
  就目前所知,“法制空白区”仅限于东师古村周边,对于如此的“流氓行径”如果诉诸法律存在很大的难度,因此,就目前的态势来说,去临沂围观“盲人”的朋友暂时不要进入“法制空白区”,就在周边的各镇驻留,以免遭受皮肉之苦。同时也可测试他们“法制空白区”的大小和规模,在这些镇上,我们可以广泛的“打听”陈光诚的情况,让当地民众知道到底陈光诚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如此建立包围“东师古”的前沿阵地,为最后大规模进村做好准备。
  
  角马俱乐部李宇
  2011-10-9

2011年11月8日 星期二

議會選舉偶感

2011年香港區議會選舉的總投票率比2003年低, 是否港人覺得現在的法治沒有03年那樣受威脅 必須出來投票, 還是經濟環境較03年好?
有理想而無民粹,不為選票犠牲原則的參選態度, 可以給選民多個選擇, 可以較細緻地反影港人的意向. 千祈不要小黨/團合拼到大黨/團啊!

2011年11月4日 星期五

冒危去探人


由一至數人到幾十人冒著被打被搶的危險去探一位生死未卜的陳光誠. 因為人們不能容忍非法軟禁. 近尾的孔明燈上的字很感動.

歌詞令人想起劉霞
Let me weep
my cruel fate,
and I sigh for liberty.
May sorrow break these chains
Of my sufferings, for pity's sake.
(Lascia ch'io piang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