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11日 星期五

良心勇士

轉載一篇被網管隱蔽了的文章, 在google的頁庫存檔仍可檢閱.
據說筆者李宇近日被國保傳喚,罪名是煽動非法集會、游行示威,直接帶去派出所。並且把他天涯博客文章《圍觀東師古》打印出來. 早前他和其人去探望陳光誠被打.
http://blog.tianya.cn/blogger/blog_main.asp?BlogID=2335590
------------------------------------------------------------------
围观东师古
作者:simli88 2011-10-09 21:36 星期日 晴
东师古村在双堠镇西北大约6公里,垛庄镇东南4公里处。垛庄镇紧靠G2京沪高速。东边大约10公里有孙祖镇,离省道S229大约5公里。东南边有张庄镇,南靠日东高速,大约10公里。东南偏南有青驼镇,南靠日东高速,大约3公里。省道S229穿镇而过。正南有方城镇,大约30公里,西靠G2京沪高速。西南有薛庄镇,北靠日东高速,大约2公里。东师古村的正北是孟良崮国家森林公园。
  
  东师古守护人员布置情况:
  村口,三十人,三班,共九十人。陈光诚家周边,三十人三班,九十人。
  村周边,六十人三班,共一百八十人。
  这个村后的大公路东西各十公里,布控人员一百人,三班计三百人。
  县城布控人员二百人三班,计六百人。
  
  从10月5日及其更早时间去前线的网友返回的报告可以看出,“法制空白区”仅限于东古师村周边,他们严防死守不准外人进村,采用的手段就是“村民联保,维护治安”,进村的外人一律按“小偷”处理!据说包括离此不远的西师古村的村民都很难进入!
  过去我一直认为这事是一些人的炒作,对一位盲人有必要如此兴师动众吗?但是在委托了当地朋友前去侦察后,证实了这一态势的存在!
  号称“与弱势群体同行”的《64天网》负责人成都的黄琦也是前不久才从监狱出来,就我的判断来说,不论是对当局的威胁程度还是能量,黄琦都远高于陈光诚。但是二者出狱后的待遇就大相径庭了,前不久我们还在成都很多人一起吃了火锅。
  因此,对临沂地方当局对陈的兴师动众还是在不可思议中…..
  就所收集到的资讯来看,自从陈出狱后就没有人见过他和他夫人,只是前不久传出其儿子也被软禁在家不能上学,但是未说明消息来源,大约有四位网友前去为其儿子争取上学权,但被挡回,也未能见到他们的面!
  因此,我只能“大胆的假设,小心的取证”——陈光诚及其家人已经去世!他们严防死守的原因就是要隐瞒这一事实。
  就算这是谣言,也希望临沂地方当局出来辟谣!
  不然我们将“小心取证”一直坚持下去,直到“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关注陈光诚的现实意义就是我们不能就这样容忍一个大活人就这样凭空“消失”!因为如果执政当局能够容忍地方当局如此的胡作非为,那么这样的命运将会随时降临在我们每一个人的头上!关注陈光诚就是关注我们自己!
  
  就目前所知,“法制空白区”仅限于东师古村周边,对于如此的“流氓行径”如果诉诸法律存在很大的难度,因此,就目前的态势来说,去临沂围观“盲人”的朋友暂时不要进入“法制空白区”,就在周边的各镇驻留,以免遭受皮肉之苦。同时也可测试他们“法制空白区”的大小和规模,在这些镇上,我们可以广泛的“打听”陈光诚的情况,让当地民众知道到底陈光诚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如此建立包围“东师古”的前沿阵地,为最后大规模进村做好准备。
  
  角马俱乐部李宇
  2011-10-9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