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21日 星期二

維穩經濟鏈

在諾貝爾和平獎頒獎前幾天, 北京以出境可能會危害國家安全阻止學者、藝術家們出境. 在11月初, 亦以同一理由阻止多名維權人士前往瑞士日內瓦參加一個國際非政府人權機構舉辦的國際人權法制培訓. 這些令當事人不便的程度, 遠較被旅遊、被軟禁、被停止通訊為輕. 不少維權人士相繼與外界失去聯絡, 年老的丁子霖夫婦更已和外界失去聯絡兩個多月. 劉霞不可打電話或用互聯網. 她的父親也不能見她. 王荔蕻被旅遊(被軟禁在郊外多日), 她以絕食反抗才能提早回家, 接著還一直被監視, 想旅游,不可以;想出去理髮、看電影,必須得坐警察的車。樓下仍然是24小時值班.

溫總理去和印度打交道, 為了經濟合作等誘因. 那怕印度剛剛派人去參加諾貝爾和平獎頒獎禮, 又一直支持達賴. 國內的維權人士? 你們有地對空導彈嗎? 有經濟市場嗎?

究竟執政者為何用這樣嚴厲手段壓制這些人士的自由, 大概只能解釋為上頭害怕. 而下級因為維穩費越來越多, 不化掉它以後經費就不會增多. 所以受牽連的人被軟禁的時間拖長了, 打擊面也廣了. 《瞭望》刊物曾發文狠批“黑監獄"經濟鏈. 與此維穩的經濟鏈類似.


新华社《瞭望》新聞周刊曾發文狠批“黑監獄”
http://www.gdcct.gov.cn/life/mssj/201009/t20100924_344168.html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