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16日 星期三

黑松驛

黑松驛和黑松露差得太遠了.
在整個黑松驛,直到去年,年人均收入才到1700元(人民幣)

面对死亡的赛跑
http://news.sina.com.cn/c/p/2011-02-16/015721960647.shtml
"在這個教育落後,相對保守的西北小鎮,去沿海等發達地方打工的人很少。鎮上每年外出務工的有8000多人,大部分去了新疆、內蒙古,以及酒泉、玉門等地,  大部分塵肺患者是在1998年左右到2008年的10年間,到酒泉市肅北縣馬鬃山金礦打工的,但這些一度因在金礦打工,使得家境好轉一些的礦工,很快就被噩夢驚醒。大部分家庭,就這樣經歷了幹活掙錢----發病----借錢看病----徹底返貧的輪回。"

"事實上,勞動關係的確認一直是塵肺等職業病患者維權的難點。大多數礦工並沒有和老闆簽訂勞動合同,一旦啟動法律程序,勞動關係能否被認定成立是個棘手的難題。加之《工傷保險條例》等都是屬地管理,工傷認定也在肅北方面,並且要由用人單位確認,這更增添了維權的困難。  對146位活著的塵肺患者來說,他們正在和死亡賽跑。慈善和救助雖能解一時之急,但只有逐漸開啟艱難的維權,他們才有望得到賠償,以及遲來的公正。"
---------------------------------------------------------
塵肺患者最後該由中央政府埋單!拖延不賠償而政府無實質行動, 這很無人道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